FC2ブログ
 
MEPHISTO.


Now tell me all about your pain
Down to the detail
Don't say it's love
Your fragile heart feeds my contempt

出自於La Mort那組。
前幾天朋友跟我說,她覺得Opera的照片都很有畫的感覺,比如說看著遠方為知的時空還是什麼的……反正不像在拍照。聽到這樣的感想,雖然我很難體會,但我的欣喜與嬌羞自然不在話下,於是便去翻了舊照……(雖然聽起來沒什麼誠意,但我現在真的也只有翻舊照的時間而已T-T)
除此之外,有人與我分享表示我家住人們個性都滿鮮明這點我也深深感到開心。我以前一直覺得青跟藥人很像,我也一直說他們很像,但結果卻大相逕庭,真是神奇的殊異(我想知道為什麼藥人會往爽朗笨蛋的方向一直線前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0.06.30 00:26 |  Dolls  | CM : 0  | Top ▲
blanc.


Blanc, comme au premier jour de la vie.

☆Read More

2010.06.26 01:58 |  Dolls  | CM : 3  | Top ▲
[大安] 游牧邊疆


中午被某餐廳氣到一肚子鳥毛,晚上大啖喜愛的孜然羊肉串。這是平衡的落差。

☆Read More

2010.06.26 01:18 |  Record  | CM : 2  | Top ▲
偽片花。

前幾天朋友戲稱《N°5 of Mine》那篇短文為「公路電影」,我覺得滿有趣的。今天回顧舊照並看到這張時,真是覺得——哇哇哇這真是具體呈現了公路攔車二人組那毫不收斂之囂張氣焰以及不容拒絕之高上姿態啊——故添字註記之。

總之還是感謝你們搭乘法式風騷交通車嘍w
(擁有「法式風騷」頭銜的交通車感覺起來好像滿高級的,但你知道,那台休旅車是很破爛才會被拋在路邊。還有那是因為你讀錯音的關係。)
2010.06.24 22:40 |  Dolls  | CM : 2  | Top ▲
[POMPxED] 生日快樂。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2010.06.23 01:27 |  Text  | Top ▲
Kryptonite


If I go crazy then will you still call me Superman?
If I'm alive and well, will you be there holding my hand?
I'll keep you by my side with my superhuman might, Kryptonite.
──Kryptonite / 3 Doors Down

Kryptonite是一種類似礦物的東西,是Superman致命的剋星;我覺得某人跟某人就是彼此的Kryptonite。
有人問我目前風騷的BGM有什麼意思,就是這個意思啦╰(゚▽゚o)
前幾天又有人提到好像很久沒看到這兩人合照,想想好像是這個樣子,於是乎……我只能說小兵果然還是小兵啊T///T一碰到那個誰表情就柔和了,是吧?是嗎?真是讓我既高興又感慨又桑心……可能在其他人左右你才追求孤獨的自由還沒為你把紅豆……T-T……

青:熬成纏綿的傷口~然後一起分享會更明白~
兵焚:相思的哀愁……
藥人:還沒好好的感受~醒著親吻的溫柔~
長軒:看我幹嘛!?我不唱……!
2010.06.22 13:10 |  Dolls  | CM : 4  | Top ▲
N°5 of Mine

OD。
我在你們面前無能為力。
在我追尋理想的長路上你們忽然出現了。我像在無人的西部公路上的以高速狂飆的小客車駕駛(後面載了兩個男子一位叫做青一位叫做兵焚),而你們突然竄出如蛇冷不防吐信,我驚呆了只能狂踩煞車最後在你們面前以一個狼狽姿態急轉停住。

☆Read More

2010.06.21 02:28 |  Text  | CM : 4  | Top ▲
[東區] KIKI Restaurant(復興店)


終於搬好家了,於是邀請幫忙我的親友們到KIKI餐庁啖川菜。

☆Read More

2010.06.20 00:45 |  Record  | CM : 6  | Top ▲
我住長江頭


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目前處境。也是於新居的第一拍。
家搬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零零碎碎的日用品等週六正式睡進新房再帶。(講得我好像結婚了一樣…)
也就是說,我現在還睡在舊處但是住人們都已全數進駐新居,我只有每天幾個小時去整理東西的時候才看得到他們,可惡(?)

打個廣告,這次幫我搬家的搬家公司很不錯,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問我w
呼……總地說來,搬到一個熱鬧的新環境、得到了富有挑戰性的新工作,現在的我心情很好頗有蓄勢待發之感。
早阪紫得到她第一份正式的模特兒經紀約時,曾經在天橋上吹著風看著遠方這樣想過:
「現在是順風,我覺得我可以飛到任何地方。」
我在這個時刻也想引述一用。總之,劇情都有高潮迭起,此刻的我嚐到的新鮮感太重,心情太好,所以現在是順風,我覺得我可以飛到任何地方去。就是心情好到連朋友比個蘭花指都會讓我笑到顏面神經抽筋的境界。
(不……但是我九月大概不能去義大利了,可惡……orz←新職員不敢請假)
2010.06.18 00:50 |  Buzz  | CM : 5  | Top ▲
Dewar's


我糊了╮(╯▽╰)╭

不能理解飲酒過量有何玄妙之處爭教酒鬼銷魂。頭─真─的─重─死─啦──
那天在包廂裡玩high了,平常去唱歌就是標準乖寶寶點點唱唱喝喝熱巧克力澎大海,倒是第一次跟一堆人玩輸家喝酒的遊戲。我當晚雖然贏得了剪刀石頭布之王的封號(哎這是不好意思拿來講的,畢竟划酒拳、洗刷刷、骰鐘之類的遊戲我都不會,整場玩下來只能不停地剪刀石頭布、白猜跟海帶拳),但我所在的隊伍可是華麗麗地十賭九輸啊!於是帝王威士忌喝了不少,得了我這二十四年人生中的第一次醉。

可能是意識還有點清醒,只是走路搖搖晃晃比手畫腳緩緩慢慢的,坐在包廂一角休息的我忽然覺得自己原來酒品還不錯,就跟平常一樣靜靜地發呆,覺得時間的流動緩慢乘以四倍(其實是根本沒有醉瘋吧)。眼前有長得很帥的活藥人一直跳上跳下,那就吃吃地看著笑著。

我一直覺得我跟青沒有什麼相似之處(人家不都是說原創的人物總是有作者的影子?)
但在那一刻,我第一次覺得我跟他是如此接近。(或者是我終於接近他,這種方法有點……。)
2010.06.17 19:22 |  Buzz  | CM : 4  | Top ▲
[東區] Modelling for M House


M HOUSE開始賣設計師品牌的衣服嘍!

☆Read More

2010.06.14 19:49 |  Record  | CM : 17  | Top ▲
先學著安份吧
這篇打混摸魚地充滿了舊照╮(╯▽╰)╭



青:藥人,聽說我不在的時候你不斷嚷嚷著轉職加薪之類的吧?
藥人:嘿啊,你終於仔細考慮過了嗎?加薪什麼的還不用啦///aaa
青:我讓兵焚拿了最近幾份你外交的紀錄來,我們看一下再做定奪吧。
藥人:哼哼哼哼,來啊,老子外交天分可高了!(挺)

☆Read More

2010.06.14 19:05 |  Dolls  | CM : 2  | Top ▲
[大安] 花‧知道


週六在麗水街小巷中的花知道餐廳度過美好下午,大家都太美了我心滿意足T///T

☆Read More

2010.06.13 23:46 |  Record  | CM : 6  | Top ▲
Hyōten


青春彷彿因我愛你開始 但卻令我看破愛這個字
無回憶的男人 就當偷厄與瞞騙
抱抱我不過份

☆Read More

2010.06.11 00:09 |  Dolls  | CM : 4  | Top ▲
倒灶
一、
Please, at least get yourself some respect with simple and basic etiquette: don't forget to mention "excuse me" and "thank you" when quering anyone about anything. And please do understand that I won't reply discourteous questions. Thank you.
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發問請愛用基本國民禮儀,尤其對象是不相熟或根本不認識的人。我很重視這個,我不回答任何來自除了朋友之外的失禮問題。謝謝。

我問小Q說,左邊的公告會不會很無禮,她回答她根本沒看到,等她去看一下……於是我決定再聲明一次。
並不是出於愛現而打外文,只是因為我被冒犯的當下如果把話直接用中文表達出來絕對會讓人覺得很難聽(雖然不至於口出穢言,但感覺起來大概就是會讓人覺得我是準備打架的……我通常只是想心平氣和地說,但語氣卻總是十分之衝)。打打英文至少我還會開始思考要用什麼句型、哪個單字什麼的,銳氣會稍微被磨掉。
小Q問我為什麼那樣問她,是有什麼人說什麼話嗎?我回答沒有我只是自己在心神不寧。
我緊繃的被害妄想神經從網誌再開後就沒有一刻放鬆過。何苦呢。


二、
雖然說習慣了,雖然別人這樣講我也可以笑著帶過了,但這件事情顯然還是傷害了我,因為我還時不時拿這種話開玩笑:「我家住人就都是一群路人淹沒在城市的喧鬧之中啊╮(╯▽╰)╭ 」
去年還是前年毫無預警的被不相熟的人心直口快地說我家都是路人,當下我是沒有反駁什麼,因為我切換到客觀的立場平心而論,確實是如此的。但癩癘頭也是自家的好,不是說我追求全面性的稱讚,但為什麼要講這種話?這種話不講出來會讓你悶到肺部破裂而死嗎?也不是打算給我什麼想法跟建議……難以理解這種明明是圈內人卻不能推己及人的人。
我再聲明一次,或許我可以客觀地承認我家妝面都很路人很平凡很一般,也不代表我就要一直接受這種指教。我要的不是什麼看上去出色特殊的惹眼妝面,我只要我家的住人是我要的樣子就夠了。好不好?

友人V特別溫馨了,針對這點她做出回應,我當時聽了鼻子都紅了。她說:
吼~雖然妳一直說殿下大人他們很路人好了,但是他們也是讓人會喜愛的路人好嗎?就算妳一直說殿下是個王八蛋,但他也王八蛋的讓人喜愛;阿長也缺鈣得可愛……blahblahblah

總之以後誰想再用路人這件事情來激怒我是沒有用的(雖然我想對方可能也沒有要激怒我的意思),我已經看開了,哈哈哈哈╮(╯▽╰)╭


三、
我這才發現原來網站的背景音樂還不是隨便我想撥哪一首就行的。本來想把最近聽的西班牙小酒館風情的音樂換上去,但想想覺得超奇怪的。這麼說來,風騷四版的時候我播放中文歌撥到自己都冒冷汗了。
原來風騷的音樂口味重了那麼一點點啊。


四、
把網誌的計數器摘掉了。我發現我無可救藥的會想去看數據,就像個嚴重偏執的神經病,出於受不了於是摘掉了。
五年前猶原便沒有計數這個東西,以後我想也不需要有。反正又沒有要做什麼hits活動。
2010.06.10 01:52 |  Buzz  | CM : 3  | Top ▲
Dirty Dancing


Señorita, fill the Conga, let me see you move like you come from Havana.

☆Read More

2010.06.09 01:03 |  Media  | CM : 2  | Top ▲
朔京集序


一世窮根,種在一撚傲骨;幾番幽趣,半從熱腸換來。

①原始尺寸→
②圖是剪剪貼貼,文字亦是拼拼湊湊。
③此為《TRIO》衍生版,之前想說某青回家以後我一定要弄一個來看看。但同樣是讓他們躺在版子上個別拍好再進行合成,這次卻難搞極了,總之成果並不是很好(掩面)不過我仍然很高興完成了這樣的東西,至於拍得好不好對我而言已不是那麼重要。
④其實換衣服換配件才是最累人的部分呀……!orz
書法是遊上海時請豫園的先生寫的,剛好這邊住人們在踢墨水,就拿來應用了。
⑥看圖筆記,由左而右
☆藥人:總覺得他一定是「呀喝~」就這樣跳進來呢,於是水濺到了蘇璽腿上。
☆蘇璽:「要玩水是吧?」但是隔壁是嚴肅人小兵,於是只敢用左腳偷偷掃起一些水(為什麼不踢回去給藥人?)
☆兵焚:完完全全地波瀾不驚,但無端被波及,有點無言地回看殿下。
☆某青:毫不客氣地把水踢上來(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才好),濺得小兵褲管都濕了(也不知道他在搞什麼)
☆奧茲:大概是剛好踩到比較深的小水漥吧。
☆奧普菈:[奧茲你……!(嫌)]總覺得小歌是這樣想的。
☆長軒:可能是因為覺得被流放了,明擺著就是一臉無聊,心情很差所以亂踢。
~以上就是我心愛的花花住人們***ˋ(  ̄▽ ̄)ˊ***
2010.06.05 16:22 |  Dolls  | CM : 7  | Top ▲
Say Cheese

好像有個眼熟的人出現了\(^o^)/
……其實現在很累沒什麼想講的。

看著很像在拍大頭貼的這兩位真假嗨咖(拍貼機好像就在我的右手邊但我一點也不想看他倆拍大頭貼呀|||)忽然想到:這次團購有請Sadol把扣子縫得牢一點,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聽進去……便待分曉。該給地址的不要忘記給啊!我想趁搬家之前都寄出去(指)

☆Read More

2010.06.04 02:42 |  Dolls  | CM : 4  | Top ▲
O for Opera


把花給你。
把花給全世界。

☆Read More

2010.06.03 08:06 |  Dolls  | CM : 5  | Top ▲
雜況

1.
剛看的時候真的覺得自己猶如洩氣的皮球。如同先前所言:自厭如旋絲飛絮满路,更覺韶光將暮。
這三十個小時盯著照片看下來忽然又覺得其實滿帥的(但我又不是要他帥?)……為什麼,不就是同一張照片麼?照片也會產生時空性的異變扭曲麼?還是又因為你我距離太近讓我看不見你的不好?
於是真章等回頭再見。(我甚至想著你再也回不來那我就不玩了。但顯然沒人相信我。)

2.
現在這租處真是一波三折風風火火,易主不過轉眼之間。新家嬌小而溫馨,預計十九號之前入住。
沒幾個錢還想住台北華廈簡直是奢望,我盯著591可說是淚流滿腮,所以這次搬到老公寓去嘍~咻。
加油啊努力生存啊蔡小姐!╮(  ̄▽ ̄)╭

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時候就是會想這樣沒來由地放聲大笑。
2010.06.01 23:29 |  Buzz  | CM : 1  | Top ▲
性別逆轉診斷
從小達那裡看來的,覺得有趣於是也來記錄一下(其實我吐血了……)
【女版的自己】http://shindanmaker.com/22157
【男版的自己】http://shindanmaker.com/22074

青的女体化有著『巨鯨藍色性格短髮,麥穗金色瞳孔,F罩杯巨乳,適合穿唐裝』です。(你作啥總是跟乳有關?)
兵焚的女体化有著『咖啡色性格短捲髮,甜橘色瞳孔,光芒四射,適合戴熊熊耳』です。(無法想像,哭了)
長軒的女体化有著『淺銀色羽毛剪短捲髮,嫩色瞳孔,魔法少女,適合大T恤』です。(我明白你很愛搶戲)
藥人的女体化有著『印地安紅色羽毛剪短髮,淺粉紅色瞳孔,病弱西施,適合穿保鮮膜裝』です。(病死你好了= =)
蕸砂的女体化有著『夢幻粉紅色清純短髮,印地安紅色瞳孔,成熟御姐,適合穿蘿莉服』です。(什麼跟什麼……)
Osmond的女体化有著『蜜糖色參差不齊短捲髮,紫羅蘭色瞳孔,纖細腰隻,適合一絲不掛』です。(對不起orz)
南雲的女体化有著『銀藍色利落刀削中長髮,麥子色瞳孔,電波系,適合穿軍裝』です。(無論性別,南南總是很電波啊www)

Opera『有著紫色的長髮,衣著:和服,身高160,屬性:天然攻』。(原來小姐的真相是紫熙!(誤))
蘇璽『有著色的長髮,衣著:袍,身高188,屬性:強攻』。(你也太高了…希望性別轉換之後眼睛一併變小一點)
小鳥遊『有著色的長髮,衣著:龐克裝,身高163,屬性:強攻』。(不意外的叛逆)

家中的男生女體化之後都是短髮,而且看起來都很做作;反倒女生各個都是攻,只有我一個人是鬼畜受,我很高興(!?)
2010.06.01 02:44 |  Dolls  | CM : 4  | Top ▲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