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再一點自白

初到帝京時候──家鄉的人都是這麼稱呼朔京──覺得每件物事都外披著美好表象,說實在很是刺眼。當年還是男孩的那個男人見此論述,僅是含笑將文章遞給其他人看,沒有為此加添註釋或解釋反駁。
當文章轉了一圈回到他手中,他才開口說了一句:「當我的伴讀吧,這會是份好工作。」

──現在事實證明這份工作錢少事多離家遠,好個屁咧。

藥人:我也是啊T-T……而且還不能抽身,金害……
有人說自己筆下的角色(或養的娃)都是自己的一部份,想了想,其實阿長的設定最接近我本人吧。但比起這個,我更在意阿長跟藥藥的薪水到底是有多微薄啦……整天在哭妖這個XDD
某青:我的薪水也很少但我沒有哭妖啊,你們這些不滿足的人╮(╯▽╰)╭
兵焚:……。(有或沒有都不打緊的人,這就是盲目的愛~)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11.30 01:23 |  Text  | CM : 2  | Top ▲
長路


She warned you that she may fuck me,
But chances are I'm gonna fuck you over.

※  ※  ※

君需記
快樂與自信
不是別人給予的
而是自找的

加油,要學得還很多
人生長路漫漫
更有許多親朋好友相伴
加油
2009.11.30 01:00 |  Inner  | CM : 0  | Top ▲
[信義] 公民會館/四四南村

今日目標「走訪四四南村」順利達成!
雖然去過信義區世貿附近數餘次,但若非刻意一訪,我還真不知道世貿後頭暗藏著這麼個部分被保留下來做展覽的樸實眷村。眷村名為四四南,現在部分作為台北市信義區公民會館,網路上有不少相關資訊,不贅言。

☆Read More

2009.11.28 21:04 |  Record  | CM : 2  | Top ▲
怎敵你額間一點朱砂

在那之後已
過了三月有餘。
不探聽你音信,
懼怕你察覺我長久以來埋藏、
幾欲湮滅的心思後會
毫不留情拂袖而去。

我手操江山命符卻
被你緩緩凌遲。
你是蠱,
沉在我心裡的毒如紅玉,
如琉璃,如烈火。

不著痕跡在夜晚
將我焚殺。
2009.11.28 00:16 |  Text  | CM : 0  | Top ▲
dream logs

近日我跟suu都發了風騷夢(?),雖然兩個夢裡某青的人格都讓人掩面,但機會難得還是來整理記錄一下的好……。上圖是跟Shela同一天生日的家的香乃爾小妹妹,因為生日最大,所以貼她的照片!(渾話!真相是住人沒有新照片了!)

☆Read More

2009.11.27 01:51 |  Buzz  | CM : 11  | Top ▲
The Crown Of Sympathy
--悲憫冠冕

See the light and feel my warm desire, run through my veins like the evening sun
It will live but no eyes will see it
I'll bless your name before I die
看著光 感到我溫暖的渴望 它如向晚落日緩流於我血液之中
無人可見但真實存在
在我嚥氣之前 我會祝福你的名字

☆Read More

2009.11.26 14:11 |  Translation  | CM : 2  | Top ▲
The Snow In My Hands
--掌上雪

I've seen them. So dark. Black. And yet fine.
The flower they carry had once been mine.
我見眾人 陰鬱 黯淡 別來無恙
他們手中的花朵也曾一度讓我抱擁懷中

☆Read More

2009.11.25 01:54 |  Translation  | CM : 0  | Top ▲
潛靜寂無聲


「對殿下是個禽獸這一點,我需要時間接受||||||」
本日名句啊!其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XDrzbbbb

※  ※  ※

有時候雖然覺得殿下的妝色稍嫌樸素,但他某種凌的氣勢仍然存在的事實,就夠讓我開心上半天。(但是他今年秋冬不似往年這個時節那般胖呼胖呼。)風騷檔案頁部分也終於把殿下頁放上,但是選用照片中的眼色勞煩了行家幫忙改到接近理想的設定色,整個大心>////<(妳太可恥了!)

又,網站目前的BGM有兩首,是最近喜歡的團的歌,其實BGM那麼吵,訪客進入大概都來關音樂先吧……如果下次改放doom那進去會不會憂鬱蔓延?但還是自顧自的,好喜歡TuT
所謂識得新朋友,眼界廣一些,想法會改變、也會多些用功,益處良多。
2009.11.24 01:56 |  Dolls  | CM : 4  | Top ▲
(備份)聯想問卷

整理舊資料的時候挖掘到這份Opera在2006年回答的聯想問卷。覺得很有意思,也指不定哪天Exodus就被我砍了,所以先移來這邊存放著。

☆Read More

2009.11.20 01:11 |  Tag  | CM : 0  | Top ▲
應用作業III


「與其說我喜歡WOOSOO,還不如說我喜歡大人大於WOOSOO吧」
對我而言這是最高級的讚美,謝謝友人T///-///T

※  ※  ※

忽然覺得自己所拍的照片有種時間與空間都倏然凝匯於影像之中的感覺,主體唐突地停在鏡前。我不是準備自誇,而是覺得我拍不出有趣的照片--換句話說,我的照片是「平面死板而且無聊的」。當然我並不刻意追求有趣,我反而喜歡如北歐家具或電影般乾淨寧靜的風格,猶如電影過場、萬籟俱寂,天地之間只剩下主體在焦點之中,簡約但經琢磨(大概就是Tina點出的、我偏好「簡單樸素但很有設計感的東西」這個事實吧)。所以我也喜歡肖像畫或肖像照,希望能一點一點達到那樣的感覺,但也一併跳脫「無聊的」這個窠臼。
2009.11.20 00:27 |  Record  | CM : 0  | Top ▲
BerryBaby

對應新妝,一時之間茫然無措,不知道什麼樣的風格適合現在的蘇璽。她的衣物除了這套為數不多的其餘都是一路粉粉到天邊,無從實驗。努力適應,不過若隱若現的土氣還是好可愛www然而她給我的感覺沒有之前那麼廚娘了,所以考慮更改回原來的外星人設定,還舉棋不定,來點意見吧好嗎?T-T
2009.11.19 00:33 |  Dolls  | CM : 0  | Top ▲
盛絕倫

喜歡那一片留白處。
一系列的白牆背景照其實是為了網站的設定頁背景而照的,然而當我選好照片、去完背、做好設定圖片後……我才發現我比較喜歡這張……(失意體前屈)

大人這天不知道在高興什麼,笑到好像要跳起舞來,當然,我已經把那張他高興到形象破滅的起舞照銷毀了。又,雖然拍照技術一直未有精進,友人的評語也僅說風格微變,但能拍到這樣的奧茲,我無憾了了了了了----(心臟爆炸)
大人請你娶我我我我Q口Q
2009.11.18 01:19 |  Dolls  | CM : 0  | Top ▲
rain listener
台北傍晚開始下雨,斷斷續續、忽大忽小,一直下到現在。我的窗戶是特別推出去的,雨水打在窗簷上,滴滴答答個沒完。
昨天很早就睡了,今晚腦袋很昏沈,意識卻很清醒。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聽著雨聲,有一種莫名的悵然。把自己裹在棉被前看了他人的近況,腦袋中轉的便都是那人與過去。與之我還是欣賞,但自從我不再作夢開始,我就不再喜歡雨天。
連雨水打在腿上,都覺得煩躁得無以復加。

聽雨打窗簷時,我想起先前租的房間,隔著一條防火巷的對門鄰居總是練著琴。晴天練,雨天也練。假日時候我總是被叮叮咚咚的樂聲叫醒。就那樣躺在床上,恍惚安靜地聽著以空氣為媒介送入耳中的音樂,鄰人彈得說不上好,有時一個樂章重複練習了好幾次,播放、倒轉、播放、倒轉,有時停得突兀,出了錯琴聲就彷彿發了怒,軋然而止;有時鄰人練習的樂章我很熟悉,聽到一段就能哼出下一段,我為了這樣的事情暗自舒心,高興自己還能記得起一些什麼--其實音樂有時候聽習慣了,就好像會滲入皮膚一樣,成為組織裡的一份子;有時我想起自己沒能練完的琴,如今敲著琴鍵的手指,改敲的是電腦鍵盤。如果繼續練下去,我的莫札特是否能跟打字聲齊鳴?我總是想著這些未竟的過往。我明知道開始與結束的契機,也指得出其中曲折離奇,卻仍舊為了知道會在哪裡停頓擱淺的休止符嘆息並且無所適從。

如今窗邊不再傳來任何樂章。我睡了電腦、喇叭也就關了,房間裡靜得如太初時候萬物皆無的空曠。風聲有時從拉開的窗飛入,像這樣的雨夜更自不待言,沒有樂聲讓雨聲變得分外清晰,縱使從天際緩慢地垂吊而來,仍是不速地讓人感到暴力。

幾月來過得迅速匆忙、目不暇給,金風細雨的今夜忽然感到特別寂寞。因為難捱而翻身起來重新啟動電腦,記錄所想。打在簷上的雨點轉而疏落,寥蕭得猶如寒鴉啼噪,強弱弱強,二四拍子。
2009.11.17 02:47 |  Buzz  | CM : 0  | Top ▲
J'adore, Dior

我承認我很愛拍奧茲這個角度。
或者說我只會拍奧茲這個角度吧,沒有才能就是如此啊啊啊啊──
當然有時候會煩惱,但目便好了,尤其這角度拍來,那一雙眼睫猶似彼岸花初初綻放,怎看怎艷麗,呔……。

是說,奧茲老回來了,上禮拜的年輕到底是曇花一現麼?

-
關於標題:
就是Dior J'adore香水廣告最末,Charlize Theron以極為性感的低沉嗓音講的那句。
真喜歡這支廣告,光聽覺就是一大享受了。Charlize聲如其人,一樣美。
2009.11.16 20:55 |  Dolls  | CM : 0  | Top ▲
DUMPING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2009.11.14 01:27 |  Buzz  | Top ▲
POPPING


Us girls we are so magical
Soft skin, red lips, so kissable
Hard to resist so touchable
Too good to deny it
Ain't no big deal, it's innocent

※  ※  ※

外星人蘇璽歸隊!一路上要感謝的人很多,請讓我在心裡默默宣讀我的感謝辭。
就此次妝容來看,這廝的感覺較以往是大不相同,感覺每一次改妝她都更長大了些。此次很微妙的是她兼具了嫩與半熟的特質──有點小甜心又有點小惡魔,蘿不蘿、魔不魔──整個下午想想來,估計是因為粉嫩色系配上深重眼妝的關係吧。然而最需要適應的是眉型上的改變。

走走停停,已經過去的十月二十四是蘇璽的第二個週年,然而她到底在我的生活圈內足不足一年呢?這個老是客居他鄉的蒸籠包子。
2009.11.13 19:44 |  Dolls  | CM : 2  | Top ▲
……。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2009.11.07 20:43 |  Inner  | Top ▲
Fountain of Youth


閃過一眼/陌生的甜/瞬間/讓我失眠

※  ※  ※

奧茲回來了了了--***ˋ(T ▽ T)ˊ***
本想趁白天拍照,但等忙完日頭也下山了。無論如何,回歸首日就算只有日光燈充光源,還是要來一張紀念一下。奧茲臉上一點一點小光絕對不是噪點,那是珠光啊……沒想到被灑粉了。

(((大人所在的時光好像稍微倒退了呢,好年輕)))
2009.11.05 23:16 |  Dolls  | CM : 6  | Top ▲
快報:快刀洪吉童

從昨天開始追KBS的《快刀洪吉童/쾌도홍길동》,初初是只是被小王子昌輝的美貌所吸引,瀏覽了一下相關資訊就感覺有趣,找了來看,不負所望及網海好評,第一集才看了十五分鐘就笑到不行──那笑有會心、莞爾與捧腹的程度啊,果然拿風俗文化來惡搞很是有趣。

關於洪吉童這個韓國有名的歷史人物,我最初的印象是從漫畫《新暗行御史/しんあんぎょうおんし》來的,但最後沒能追完整部漫畫,對裡面的所描述的洪吉童,印象也已模糊,只記得有這麼號人物而已。《快刀洪吉童》前幾集的內容描述洪吉童還未成為活貧黨領袖的生活,即使出生望族洪家,但卻因為母親身分卑微而無法改變賤民身分的洪吉童,小時想念書考取功名、想練武報效國家,都被父親的冷言譏諷,乃至心意受創打退堂鼓;成年後以妓院為家、成為街坊間聞風喪膽、店門外甚至會貼上「狗與洪吉童禁止進入」的街頭惡霸(還會一臉笑得很燦爛的說:「我是壞傢伙~」超可愛哈哈哈)因為想出國而纏上剛跟著爺爺從中國回到朝鮮、向錢看齊的許利祿,而後因緣際會,開始與龍門客棧地下組織的小王子李昌輝糾纏不清。(補:為什麼我這樣講得好像洪吉童與李昌輝糾纏不清的樣子?事實上不是這樣子的,是三人糾纏不清)

之後的進度還在補完中,總之目前有個心得就是,若不是劇中三個關鍵角色皮相之好、個性又是我的菜,還有劇情讓我開心無以附加,這部片的舞蹈跟配樂絕對會雷我到很恐怖的境界。嘛嘛,瑕不掩瑜、瑕不掩瑜,我就當新鮮或忽視來看待那舞蹈配樂了。

☆Read More

2009.11.05 15:21 |  Media  | CM : 0  | Top ▲
秋隨筆

不知不覺已是入秋時分,日前天氣蒼冷,前一天還穿著短褲,隔一天就套上大衣。其實我特別喜歡這種氣候,雖然會因為一時無法適應而喉頭發疼,但能夠穿上外套、披上披肩圍巾的日子就覺得擁有小小的幸福。
這種時候,風從窗邊狹道竄來,棉被變得有涼意,但也帶著一些夏去秋來的詩意。窩在還是夏天的棉被裡,蜷成一團,也覺得有擁有了日常小小的幸福。

工作已經習慣也越來越忙碌,有時候雖然會想消極逃避,但還是如此平穩地前進;倒是進修方面,仍踟躕著。新的可能性總是在日常中不經意被發現,道理也都擺在那裡,最主要還是關鍵時的執行力,這點我還很缺乏呢。

在漸漸離我遠去的每一秒間,好多回憶都被稀釋。現在清醒時的記憶很恍惚,恍惚時的記憶卻很清楚。我花了一些時間回顧這個網誌從古到今寫過的東西,雖然自我否定到關了網誌,但檢閱時卻又是清清楚楚的看見「本我」。這是我,就是我啊……我怎會否認,怎能否認?那個已經錯過的我遺留下來的些微線索、生存證據?
好傻,很傻;好害怕,很害怕。終究莊生曉夢迷蝴蝶,現在的我跟過去的我彼此做著春秋夢……到底輕羅小扇撲的總是美好光亮,那蝴蝶美,遊魚也樂。至於不好的事,一時之間雖無法釋懷忘卻,但只做碎嘴提來,不作記憶提煉,那又多半帶些無聊的自嘲自憐。

這秋複雜得令我莞爾又泫然,但好像可以找到不錯的自己還存在的感覺。
嗯,雖然仍舊膽怯懦弱害怕,但多半時候好像能平靜轉醒了。
2009.11.05 01:43 |  Buzz  | CM : 0  | Top ▲
饞相


We live together, we act on, and react to, one another;
but always and in all circumstances we are by ourselves.
--The Doors of Perception / Aldous Huxley
2009.11.03 00:56 |  Buzz  | CM : 0  | Top ▲
應用作業II


一開始我只相信 偉大的是感情
最後我無力的看清 強悍的是命運

※  ※  ※

上面的是鞠釉啊!是鞠釉啊!我不承認他是藥人!(尖叫)
CM這紅毛實體看是偏胡蘿蔔色的紅,但拍出來卻很是豔麗,美矣哉。
啊啊……鞠釉啊……(意義不明)

作業檢討:結果我光圈不應該開大的。弄得後面的箭靶活像在動的漩渦,看久頭都痛了。失敗。
2009.11.01 22:43 |  Record  | CM : 0  | Top ▲
| HOME |